全球化视域下的朝鲜艺术

无论在何种历史背景下,每个国家和民族的艺术,都会努力建构并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当然这一体系会因为诸多因素而不断变迁,甚至出现某种断裂、断层,但不管什么情况,都毫无...


  无论在何种历史背景下,每个国家和民族的艺术,都会努力建构并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当然这一体系会因为诸多因素而不断变迁,甚至出现某种断裂、断层,但不管什么情况,都毫无疑问作为艺术史现象,作为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艺术成果,保存下来传播开去。成为在全球化、地球村时代文化多样性、艺术多元化的样本存在。就像当下中国庞大的油画创作队伍仍在壮大之中一样,当下朝鲜也处在延续传统意义上的油画艺术发展进程中。甚至更加努力追求油画朝鲜化和民族化,颇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心平气和。显然,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艺术史现象,这一现象伴随着朝鲜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发展而行进。当然是一种动态,亦如我们一九七八年以来四十多年的艺术变迁之路。朝鲜艺术、朝鲜油画艺术,也不可能一成不变。因为艺术发展历程证明过,从封闭走向开放、从单一走向多元是必由之路。

  当前朝鲜油画艺术,处于被诟病的所谓唯美写实阶段,而写实似乎意味着落伍。虽然这种艺术进化论观点并无多少人认同,但却有屏蔽朝鲜艺术进入更广泛关注视野的力道。姑且不说即便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艺术变迁巨大,但写实艺术在中国依旧毫无疑问是“主流”,毫无疑问地有着广大的呵护者和拥护者。事实上,即便架上绘画不再主流的欧美,架上油画,当然包括写实油画,依旧有非常广大的铁粉,依然有强大的吸引力。其实无论艺术史、艺术现象、艺术实践以何种形态变迁,何种方式演化,就当下而言,多元化毫无疑问是根本性的,也即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因此,刚刚开始走出国门的朝鲜艺术,无非是打开了一扇窗户,将要打开放大空间,是否允许“互动”,可否由此变化等等,均可疑问、均可期待。

  就朝鲜艺术而言,真正要关注的,寻找的就是那些艺术迥异于时代的艺术家。尤其是对外界对朝鲜的历史语境、社会语境而言,始终显得特立独行的艺术家。答案令人喜悦,事实是朝鲜艺术在其自身的任意历史时期,都不缺乏我们以为的特立独行的、艺术风貌迵异于身处时代的优秀艺术家。现在看来,这部分艺术家大概分为四种类型。一种是早年留学日本的朝鲜艺术家,他们在半岛战争之后,留在了平壤而非首尔,他们的创作在此后的相当长时间,坚持了他们的见识和才华,一方面他们自己有很好的国际视野,另一方面他们也培养了许多与他们内心艺术追寻一致的朝鲜艺术家。二是一九五三年以后,有一部分从日本回到朝鲜生活的朝侨身份的艺术家或学习艺术的学生,他们经历了日本艺术教育,有着与朝鲜第一代留日艺术家大致相同的背景和经历,这些画家中的某些人,同样也坚持了自己的艺术理想,与主流意识形态保持一定的距离。三是一些对某些西方艺术流派有着自己固执的坚定的理解的艺术家,比如对印象主义艺术的着迷,使之对朝鲜艺术产生一定影响的前苏联艺术不感兴趣,而是始终坚持来自印象主义影响的艺术趣的深入,这一类画家某种意义上说感兴趣的是艺术表达方式的个人化,以及艺术语的创造性。四是一九九五年以后,有机会经常来中国或其它国家进行艺术交流的青年艺术家群体中的一小部分,因为朝鲜艺术代表团要肩负一定的国家任务,所以相当多的艺术家会放弃自己的创作,而听从于需求方的要求,但是,有些青年艺术家则坚守自己的方向,不为市场化所动,事实上这些艺术家中的天才分子,恰是朝鲜艺术新未来的中坚力量。

  朝鲜艺术的当下和未来,不可能被屏蔽掉,不可能因为某些事不关己的评说而否定掉。更不可能因为某种歧视而被边缘化。事实是,朝鲜半岛问题作为一个棘手的历史问题、地缘政治问题,外在解决或走向解决的进程,这一进程不仅牵动东北亚局势,甚至涉及全球治理。所以,朝鲜艺术也将出现在这一进程的每个历史阶段。既会不断发声,也将作为证言,告诉外界诸多未知的镜像的同时,也打开几扇窗、搭建几座桥,使一切趋向对话、和解。使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命题,呈现一个东北亚的实例和方案。

  主办单位:辽宁国际文化经济交流中心、广西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扬子晚报、江苏省收藏家协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丹东市委员会、今朝美术馆

  协办单位:酒仙网酒博物馆、山西佳境集团、山西三说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盘古艺术网、弘道艺术馆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